今年4月24日同學聚會於十分後,引發了我在FB上成立同學會的想法,回來後立即付諸實行,起初只有我、光輝、炳哥和箴文的太太惠鈴,後來又加入阿泰、阿機。同學有些好奇我為何取了個『紅貂同學會』的古怪名稱。這就要細數當年啦!

進東南之前,我是一個很內向、身體孱弱的少年,既沒做什麼運動,也不愛戶外活動。上了東南後很有幸進國術社操練身體(否則我可能撐不過兩年前的病痛),而真正愛上戶外活動是有兩個契機,大約都發生在專二~專三時。

首先要感謝鈞鈞,他的個性引領我愛上大自然;專二某一天,鈞鈞來邀我週六下午去貓空露營,不知為何就答應了,那是我第一次露營,也應該是最克難的一次露營。成員除了我和鈞鈞還有箴文、柯銘、商人。我們先到木柵的市場買東西(包括一大袋到山上才知道無糖的豆漿),然後坐小10到山上,再提著大包小包沿路走,直到一對好心的夫婦讓我們搭便車。那次露營最大的回憶就是撿到一大串香蕉。

再來是專二社團辦寒假集訓,同寢室的學長(忘了是李佳錫還是卓必靖?)說起參加救國團雪山營隊的經歷,深深吸引了我,於是隔年寒假我也報名了,其中家裡有一個小小的革命,活動時間含括農曆新年,媽媽本來不讓我報名,後來還是老爸說了句:沒關係,讓他去吧!我才能在三六九山莊過年,那次炳哥、箴文、商人也在同一梯隊。它使我深深愛上山。所以至今我仍愛山更甚於海。

之後,三貂嶺、北橫、松蘿湖、雪山、南湖大山……每學期一開學一票人就翻行事曆,找兩天半以上的假期規劃去登山露營。營帳、睡袋、登山鞋、背包、冰爪、汽化爐、營燈……裝備也不斷的添購。

從南湖大山回來後,我就興致沖沖的要為我們的團體取個名字。當時因為地緣的關係常住三貂嶺跑,又查了書知道中國東北山上有種珍貴的瀕臨絕種動物叫紫貂,又叫紅貂,於是就私自決定叫做『紅貂野營社』。

今天把同學會的名稱也這樣叫,只是要懷念當年少年十五二十時的一段難得情誼。真心感謝有這一群陪伴我上山下海、共同成長的摯友!感謝你們:鈞鈞、鏡誠、箴文、柯銘、阿機、炳哥、阿渣、金松,以及久未聯絡的商人。

特記:當兵前阿機、炳哥和我三個延畢的人相約再去走雪山,那年雪況好大!黑森林裡腳一踏下去雪淹沒至大腿根步,每走一步都要向上拔起才能再踏出。回來後三個人都去外島服役:炳哥去東引、阿機到金門,我則在馬祖北竿,也算有趣的紀念。

棹岱100.05.08

棹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