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給當年一起上山下海的『紅貂』伙伴!

這幾天讀詹宏志的《人生一瞬》,其中好多篇幅在寫他的日本旅遊經歷,讀著讀著,好像又觸動了心底那一份想一個人去旅遊的想望。

 

想一個人去旅遊,是受了李希聖的荼毒,他的《台灣山水散記》是我學生時代第一本遊記類的書。書中儘是一篇篇他獨自一人倘佯在山林水邊的記敍,有一次他要拍一張照片,為了等待構圖中的白雲飄到理想的位置,他竟等了六個小時,這樣的場景,是年輕的我所嚮往的悸動和浪漫,所以,後來有我一個人的三貂嶺露營之行。

 

李希聖對我的荼毒尚不止此,他多次在書中敍述他有一個長型、透氣防水的大塑膠袋,可以在獨自露營的時候,把自己和睡袋一起塞進去,拉上拉鏈,不用帳篷就可以遮風避雨、渡過一個安穩的夜晚,後來我得知這個東西叫『宿營袋』。多年後,在我有了老婆、兩個小孩和鮪魚肚的某一天,獨自一個人穿梭在大潤發的休閒露營區,架上竟有一種產品就叫『宿營袋』,雖然早已多年不曾露營,更不可能再有獨自宿營的機會,仍然二話不說就把它放進我的購物車裡,讓我白花了幾百塊錢促進台灣的經濟繁榮,因為它早已脫離了實用的價值,而昇華成為年輕時代的一個夢想。

 

扯遠了。

 

回頭來講那一次的壯遊——獨自一個人去三貂嶺露營。忘了是專二還是專三,壓不下對李希聖的崇拜,臭屁的自以為有為者亦若是,於是就興沖沖的規劃著一個人的露營行程。地點當然就選在三貂嶺,因為那一陣子大伙常常往三貂嶺跑,而且月眉瀑布後的山洞正好可以免去我背帳篷的困擾。那時的週六是要上半天課的,早上把背包裝備揹去學校,爸媽只道我又要和那一票同學去露營,我沒敢向他們說我的壯遊真象,怕媽媽聽了後會昏倒,然後在昏倒前罰我禁足。

 

中午下了課就由深坑搭上往平溪的台北客運,再轉平溪線小火車,到三貂嶺站下車。從壺穴地型的登山口開始,在走過第一個瀑布——雙層瀑布(好像叫合谷瀑布)沒多久,就開始了我的糗畢遜畢之旅,因為看錯一個登山指標,我走到了一條岔路上,當時比較沒有環保意識,山徑邊的樹枝上綁滿了印有『○○登山隊』或『XX大學野營社』的塑膠指標,指引著山友的行進方向。當我走了大約有十來分鐘,心裡愈來愈狐疑,這條路不像是走過多次的路徑啊!但是心裡一直倔強的不相信自己會在三貂嶺走錯路,所以就一直錯誤的走下去,直到走上一個沒什麼視野的小丘嶺上,就再也沒路了,這時才相信自已竟然真的在三貂嶺走錯路,天哪!這簡直是令家族蒙羞的一個不可原諒的行為!但是,厄運這才剛剛開始,或許是因為這條路很少人走,所以路跡很不明顯,在往回走的路上,我連來時路都找不到了!因為原本正確的路線一直沿著溪流和瀑布前行,一路上絕不會缺水,所以我也沒帶水,這時慌亂地在雜草及膝的山嶺中亂闖,一下子就口乾舌燥了,最後只好喝積存在如凍凍果袋子般的塑膠指標裡的雨水解渴。

 

暮然,聽到一聲火車進站的汽笛聲,那聲音是離自己那麼近,似乎提醒著我,我並沒有遺世而獨立,我忍不住慌亂的大喊“喂,有沒有人哪!",回應我的只有自己的回音,和輕風穿過樹林的嘲笑聲。又胡亂闖了一陣子,似乎聽到了細細的流水聲,於是我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不管有沒有路,向著流水聲直切下山坡,只要到達溪谷,我就有把握回到原來的路上,結果我成功了!

 

狼狽的經過第二個瀑布——月眉瀑布時,只在月眉洞中稍做休息,就繼續走向原本第二天才要走的路,直到從野人谷出來,就正式的結束了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獨自露營之旅——雖然並沒有露營。

 

已經忘了回到家後是編什麼樣的理由向爸媽解釋為什麼出去露營沒有過夜就回來了,晚上躺在床上,心裡仍不認為這個糗畢的獨自露營之旅是被李希聖所害,反而覺得是自己缺乏他那樣的經驗和功力,今後還需要多加磨練,雖然直到今天仍然沒有再次磨練的勇氣和機會。

 

後記:

那天晚上看《人生一瞬》看到很晚,忽然有寫東西的衝動,便爬起來開電腦寫將起來。寫完了才想到:要怎麼處理這篇文章?是直接放到這個部落格?還是另設一個旅遊的部落格?或只寄給幾位好友看看就算了?想來想去,一個武術經絡養生的部落格就老是三天打漁五天曬網了,再要弄一個旅遊部落格,那不是更沒空管理了嗎!?於是就暫時“偷渡"到這理來,尚請各位大大鑑諒!!

棹岱97.11.23

棹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